“人与自然”两问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8-01 19:54

       人与自然密不可分。二者的关系,是否平等?人以前匍匐在大自然面前。空想浪漫主义者批判了无所作为观念,宣示人能征服自然。“征服自然”实践引来自然报复,识者批它是“人类中心主义”。匍匐也好,“征服”也罢,都是不平等的。现代环保主义者谴责“人类中心主义”,认为人与自然平等——这观念似已被广泛接受。

  我的观点是,人与自然从来没有平等,也不会平等。任由大自然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,人这朵“花”,便只能经久“匍匐”下去,乃至落得个“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漂泊难寻觅”结果。反之人不可能“征服”自然。什么叫征服?就是“以强力制服对象,使之接受、服从、顺从”。可人从来没有使大地不震,仅此一例,即证明“强力”的局限。在诸如地震之类自然巨灾面前,人是弱者。弱者和强者,怎能平等呢?但是人必须站立在大自然面前,直面自然,一边善待自然,一边与之作顽强斗争,才能够活下去,并且不断提升人类文明。这不叫“征服”,叫“改造”。何谓改造?就是“修改或变更事物使之适合人的需要”,比如令荒山变良田。人既能改造自然,有效抵御或减轻自然灾害,相对于自然,便是强者——从这个意义上说,人与自然也不平等。

  人与自然不平等,那么“人类中心主义”对不对呢?我认为对。人类中心主义,是指把人类生存和发展作为目标。如果反之奉行“自然中心主义”,唯自然为大,那么地球上无论灾祸泛滥,还是鸟语花香,由于人的“发展停滞乃至不复存在”,大自然对于人本身而言便没有任何意义,何谈这“中心”那“主义”?

“人与自然”两问

  谁的生存发展

  有人说正由于“人类中心主义”盛行,人类为了满足自身需要而毁坏或灭绝其他自然存在物,地球才变成如今这般“高碳”模样。此话之错,在于不分或者说不愿分清“谁”更严重地污染、恶化了当今环境。是“人类”吗?不,是“一部分人”!比如碳污染,有人排了几百年,有人排了几十年,有人基本没排——怎能一个“类”字了得?排了几百年碳的人,早已在清洁环境过着优哉游哉的康乐日子。排了几十年碳的人,正一边为提高生活质量努力,一边为当下的“高排碳”而遭受排了几百年碳的人的“围剿”。基本没排过碳的人,生活基本处于低端状态。

  不管谁排碳,吸碳受害者是地球村所有人。向地球排了几百年碳而已借此发达的人讲点历史责任、现实义务和起码良心,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和消除贫困方面,向欠发达而尚需排碳的人转让点技术、投入点资金,让各式“高碳”变成低碳,使全人类受惠,才是真正实践“人类中心主义”。有幅漫画,画一穷人用木炭熬汤,一位从卡迪拉克上下来的大腹便便家伙指责穷人说:“你怎么不限排?”“人事今如此,天道共谁伦”!是不是挺滑稽?

  真正的“人类中心主义”并不是“征服自然”,而是重视“人类‘整体’利益”。“人类”不是“一些人”;“一些人”的中心主义代表不了“人类”。“人类中心主义”实质在对人类利益和需求作理性把握及权衡,反对将人类利益绝对化,更反对为了小部分人利益而阻塞大部分人的生存发展空间。